当前位置: 首页>>民政新闻>>媒体关注>>正文
爱,没有止境
2017-09-21 00:00   审核人:

爱,没有止境

----记兰陵县向城镇敬老院院长崔霞

 

崔侠,现任兰陵县向城镇敬老院院长。1992年被安排到向城镇民政办和敬老院工作,这一干就是24年。20多年来,她始终坚持用热心、爱心、恒心为敬老院、流浪乞讨救助站及孤残儿童救助中心里的老人和孩子们提供贴心的服务,把他们当成自己的亲人一样,给予他们关心和爱护。

向城镇敬老院占地60余亩,建筑面积5000平方米,现有五保老人249名,曾经先后收养了100多名孤残儿童,救助流浪乞讨人员200多人。
    南楼村村民姚佃美是一位残疾人,96年春节我进行走访时,了解到其丈夫得了癌症,为了治病家里已是负债累累,可是两个孩子哭着要上学,她却无能为力。她几乎绝望,多次想不开,我对她说:大姐,日子再困难咱不怕,咱还有孩子,咱还有组织,你不是还有我吗!”说到这里,我们姐妹俩抱头痛哭了一场,从此,我成了她们家不可缺少的一员,两个小姐妹都叫我崔妈妈,都说要好好学习,认真读书,以优异的成绩报答我。
    张桂丽是常兴庄村人,患有先天性心脏病,因家庭贫困,无力治病。去年春天她找到我,见到她时我吓了一跳,她的皮肤是青紫的,呼吸已经很困难,急需治疗。我多方联系医院,恰好这时“神华爱心行动”来到我县,我得知后立即赶到现场咨询具体政策。这次活动是免费治疗1-16岁的孩子,可是张桂丽当时已经25岁了,不在活动的治疗范围内,医生不敢冒险。我疯了一样跟医生求情,最终医生被我感动,收下了她的资料,为她做了手术,手术很成功,我又多了一个女儿!我至今还记得那天在我接到医院的通知让孩子去进行手术时,孩子却哭着对我说,她的爸爸妈妈在上海种地回不来,妈妈说对他放弃了治疗,当时看着孩子哭的泪流满面,我什么都没想,就想着要一定救救孩子。回家拿了一万块钱带着孩子当天下午去了济南。孩子是早上8点进的手术室,下午5点多出的手术室,在这期间的心酸,是我用语言难以表达的。十多个小时内我也接了很多电话,有的是关心、支持、理解,也有的是埋怨。当孩子醒来的时候,含着眼泪用微弱的声音喊了声妈妈,我以为是她认错了人,就说:“桂丽,是我!”可是孩子哭着说:“是你,妈妈,你就是我亲妈。是你给了我这次生命。”听到这里,我趴在孩子病床前哭了起来,所以我又多了这个女儿。
平日里,每逢初三、初八向城集,我都要早早地赶到镇便民服务中心,到民政窗口等着。因为镇上很多老复员军人、伤残军人、烈属、五保户、低保户都要到那里找我谈心,把烦心事向我说道说道。
2006年以前,兰陵县没有孤残儿童救助中心,全县的孤残儿童都在各处寄养着。县民政局领导找到我,让我来照顾这些孤残儿童。刚开始,从别的敬老院转接了8名残疾婴儿。孩子们的身上特别脏。说实话,孩子的身上都是黑的,我直接带着孩子们去洗澡、换衣服。在洗澡的时候我才发现,由于孩子长期没有脱过衣服,他们的皮肤多处破了、烂了。一次带8个孩子去澡堂洗澡,把我累得够呛,晕倒在了澡堂里。后来,工作人员悄悄问我:“崔大姐,你养这些孩子干啥,光这些老人还不够你忙的?你这真是自找苦吃哩!”我对她们一笑了之,这些幼小的孩子是一个特殊的群体,我要把他们当做自己的孩子来关心爱护。
    在日常的饮食中,我非常注重孩子们的营养搭配,每天用鸡汤、骨头汤、羊肉汤下面条、炖鸡蛋、冲奶粉、泡饼干给孩子们吃,相处时间久了,孩子们都管我叫“妈妈”,都跟我姓崔。一个叫可可的孩子,有先天性心脏病,因为已经到了晚期,无法救治,多次昏过去,在他醒来的时候问我的保姆:“奶奶,我非常难受,我是不是要死了,”“我的保姆含着眼泪告诉孩子,不会的孩子,你妈妈她是万能的,他一定会救好你的。”
    在他最后的时间里,他哭着对我说“妈妈,奶奶都说你是万能的,什么都能干,你能不能救救我,妈妈,我不想死,救救我!”听到这里,我在也忍不住了,冲出房间,跪在院子里大哭:“老天爷啊,你把我带走吧,拿我的命换回我的孩子......”
身为孩子们的母亲,我对他们付出了全部的爱,却忽略了自己的女儿。有一次,正在上高中的女儿过生日,我都给忙忘了。后来我趁着去县民政局办事的空,去看看她,她不愿理我,哭着说:“有你这样当妈的吗,亲生女儿都不要了,他们都是你亲生的,就我是捡来的!”说完,哭着跑回了教室!我的泪唰地就流下来了......后来,我带女儿来到敬老院,当她看到那些残疾弃婴,好像早就认识一样,她一下子就喜欢上了他们。从此,女儿经常带领同学们来到敬老院看望孩子,把平时的零花钱攒下来给孩子们买东西,帮我照顾孩子。后来,女儿悄悄的告诉我:“妈妈,对不起,我错了,我不应该跟他们争你,他们比我更需要你!”听到女儿这些话,我的眼泪像开了闸门一样,心底那些苦,那些累,那些不被理解全都随着泪水流走了......
说句心里话,我曾经退却过,由于我常年忙于工作,对家庭过问太少,夫妻之间交流也少。开始时我还跟他解释,可慢慢地,再多的解释也显得苍白无力。亲人的背叛,社会的舆论,让我心力交瘁,我快崩溃了,我想放弃。可是,老人们一声“崔大姐”的呼唤,让我又重新找到了方向,作为一名共产党员,我不能退缩,不能放弃!他们需要我!我一定要坚强!
2007年,为了方便工作,我搬到了敬老院里居住。看到老人们,我就觉得有动力把工作干好。向城镇敬老院是全县规模最大,五保户老人最多的敬老院。这么好的一个大家庭让我来管理,我一定不能辜负领导们的厚望。
    为了让老人生活得更好,我们组织实施了以副补院工程。在敬老院北面开垦了10余亩的小菜园,建设高标准温室大棚2座、蔬菜温室弓棚3座,种植了辣椒、土豆、豆角、黄瓜、西红柿等蔬菜,保证一年四季蔬菜从不间断。养鸡、大雁等800余只,养猪100多头。在实施以副补院过程中,我们创新管理模式,实行计工分的办法,鼓励有劳动能力的老人积极参与生产劳动,年终召开总结大会进行表彰。让老人在劳动中感受生活的美好,在欢乐中感受到社会的关爱,增强生活的信心和乐趣。
    五保老人是社会上比较特殊的群体,他们无儿无女,没有依靠,缺乏亲人的安慰。我一定要像照顾自己的家人一样,给他们关心,给他们温暖,让他们在这里享受家庭的温暖,度过幸福的晚年。
    2008年8月26日,马春盟老人得了急性肺气肿,我向领导汇报后立即将老人送往县人民医院抢救。手术结束后,医生说:“幸好送得及时,再晚到20分钟老人就没命了!”,我听后长出了一口气,悬了半天的心终于放下了。老人出院后,亲自编了一段快板书感谢我,逢人就唱,这段快板成了我们院的压轴节目。
    在我们院里,老人们都管我叫“崔大姐”。在我们这个地方,大姐是对女同志的一种习惯称呼,可是他们叫我大姐的时候,眼睛里透出的那种亲切,让我由衷的感动。有的老人都说:“崔侠是老天爷赐给俺的好闺女,是俺最贴心的亲人。”是的,我既是他们的女儿,又是他们的保管员、存款员、取款员。
    以上就是崔霞工作中的点点滴滴。每当看到老人、孩子,和一个个被救助的人脸上露出笑容,她就觉得无比幸福和骄傲。20年来,她有辛苦的付出,也有丰厚的回报,先后被评为山东省敬老孝老模范、中国好人、大义临沂人等。

关闭窗口